当前位置: 首页 / 资讯中心 / 行业资讯

国际投资人不敢买俄罗斯股票 担心国家市场风险

发布时间: 2014-11-4 12:09:12 点击: 1314次

根据我们对于过去十多年的观察,要俄罗斯人退一步与对手妥协,似乎是个奢求。投资俄罗斯市场,如果有经济以外的因素干扰,或许保守一点比较妥当。

  近期俄罗斯的市场状况不太好,莫斯科MICEX美元指数今年以来到10月中,跌掉26%,几档大股票的估值便宜到令人吃惊。比如,第一大石油公司Rosneft,配息6.45%,市盈率4.83倍;要卖天然气给中国的Gazprom,刚签了4000亿美元的大单,市盈率3.13倍,配息率6.31%;还有 MMC Norilsk Nickel(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),在今年以来市场上镍极度缺货的情况下,也只有8.47倍的市盈率,到10月中,也几乎没涨。油加天然气,占俄罗斯市场超过60%的权重,再加上金属则为80%,如果再算上被欧美制裁而暴跌的金融股,俄罗斯市场的糟糕回报,就是这90%的股票造成的。

  先不管普京到底怎么跟欧美闹翻的,俄罗斯的能源企业一直有个大问题——能源税极高。30美元到40美元的每桶开采成本的确不高,但是加上每年每桶要固定上交的30美元至60美元的能源税就非常高了。俄罗斯的油田也会老死的,如果俄罗斯的财政收入一直将近一半靠石油税,那问题就很大。国际油价的涨跌往往就主宰着俄罗斯的国运。

  由于俄罗斯天气寒冷,俄罗斯本身的挖油技术不强,加上融资不足,因此前六大石油公司都有对应的外国油企帮忙合作挖油,像Rosneft与英国石油、Lukoil与法国道达尔(Total)、Gazprom与荷兰的壳牌石油,就是这个概念。

  而从上世纪80年代起,俄罗斯境内就再没有发现过有意义的新油田,要让油田继续运作,就必须要用更新的技术。记得2008年笔者第一次拜访Rosneft以及Lukoil的时候,两家公司当时都说,即使用最新技术全力投资,每年产量下跌2%至3%也是难以避免的。

  俄罗斯政府不是不知道这个问题,他们曾经想拍卖国有股改革市场结构,藉此优化政府的收入。2010年时,投资俄罗斯股市的QDII基金经理大概都见过普京任命的俄罗斯国有股票私有化委员会主席,那是一位优雅的俄罗斯美女,曾经是微软在俄罗斯的执行长,东欧十大风云企业领袖之一。她的任务非常艰巨,有5000亿美元以上的股票要卖给国际以及俄罗斯国内的投资人,麻烦的是国际投资人不敢买,俄罗斯国内市场的口袋又不够深。

  有读者一定会问,俄罗斯的股票不是很便宜吗?为什么俄罗斯这群有钱人完全不考虑多买一点俄罗斯股票。这或许可以用个例子来解释。2004年的时候,俄罗斯尤科斯(Yukos)石油的前老板跟总统普京闹翻,结果公司里产量两倍于印度尼西亚石油产量的尤甘斯克(Yuganskneftegas)油田居然被俄罗斯法院判决充公抵税,伦敦交易的ADR在3周内从32美元跌到2美元。

  当时有两位著名的投资人评论过尤科斯。一位是巴菲特,他说他宁可买中石油,因为中国的国家市场风险比较低;另外一位是末日博士麦嘉华(Marc Faber),他主张买便宜的尤科斯。因此,很多当时在香港国金中心二期上班的人都知道麦老那一役是大赔的。从那以后,要把国有股票卖给俄罗斯境内的有钱人是行不通的。他们明白,在实际操作上,俄罗斯政府随时可以让非国有的资产“回归”国有。基于这个前科,我们这群“外国人”对于俄罗斯的资产当然也戒慎恐惧。从这里再回到一开始讲的低估值问题,因为国家市场风险,所以股价就得便宜一点。

  好了,现在回到油价,俄罗斯的油现在没有欧美油企帮忙挖了,加上本身油田已经进入衰退期,未来数年俄罗斯的石油收入本来就会下降,如果美国与沙特真的要联手把国际油价压在每桶80美元上下两年,那么俄罗斯将缺乏维护油田必要的资本,以及维持政府预算的资金,所遭受的冲击可能会比所有产油国都猛烈。虽然我们未来仍看好整体新兴市场的市场前景,也认为低油价其实对大部分新兴市场都有好处,但是俄罗斯的政府收入对于油价的依赖实在太高,这个高度的单一市场风险,可能是我们在未来一到两年内必须设法回避的。

  我们曾经设想过,俄罗斯与乌克兰的纷纷扰扰,可能会因为冬天的来临而出现缓和,毕竟今年的冬天来得早,温度似乎也比往年低,俄罗斯的资金外流情况如此严重,如果俄罗斯能和欧美坐下来好好谈谈,似乎对大家都好。不过根据我们对于过去十多年的观察,要俄罗斯人退一步与对手妥协,似乎是个奢求。投资俄罗斯市场,如果有经济以外的因素干扰,或许保守一点比较妥当。

贝加尔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(俄罗斯专线) 百度信誉 | 粤ICP备15104203号-1
网站地图 | SITEMAP | 技术支持:推神网络